如何评价人类学家项飙关于「内卷背后,可能指的是高度一体化的市场竞争成为生活导向」的观点?

作者:姆明和佩奇吧(来自豆瓣) 来源: https://www.douban.com/note/781577426/ 「内卷背后,可能指的是高度一体化…
关注者
2,170
被浏览
329,300
登录一下,更多精彩内容等你发现
贡献精彩回答,参与评论互动

这里有一个更完整的版本,补上了一些被澎湃删掉的内容:

mp.weixin.qq.com/s/kslo

其中最关键的是内卷是三方关系(在我看来主要意思制度形塑恶性竞争,可惜这话题聊不下去了)等。

有一个我很认同但想要补充的观点。项认为学者要跟着社会的用法走,分析内卷在当下话语中的意义,我认同,但我认为分析追溯内卷的学术含义及其变迁同样重要,这才能让我们明白从格尔兹到黄宗智到杜赞奇,再到现在,再到项(?),内卷含义中可能包含的各种面向有哪些被放大了,哪些被忽略或剥离了。由此说开去,经济史和技术史中关于发展与增长的讨论(王国斌,黄宗智,彭慕兰等就大分流相关问题的探讨,白馥兰等就中国技术创新等的探讨,以及当下技术社会学与人类学家对何为创新的探讨等)都非常相关。

当然,人文,历史,观念史,人类学,都还是不够的。这直接体现在最后项的解决方法上,它太文化,太人类学了一点,也太保守了一点。

分析内卷问题,我觉得至少有两个维度。第一,卷在多大程度上是国际政治经济体系,资源和产业分工等宏观不变或变化缓慢的外部硬性条件所致,又在多大程度是内部体制,阶级固化与分配不公所致?第二,卷在多大程度是(对国家社会)经济发展社会进步和(对个人)阶层流动人生成功的“真实需要”,又在多大程度上是被文化,制度或商业氛围建构出来的需要?这至少是2*2矩阵问题。项的回答反映了一点点一中的后者,而主题内容和解决方法仅仅覆盖了二中的后者,这显然是不够的。

所以还是得跨学科啊!

继续浏览内容
亚搏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