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清华大学姚班最好的学生都去了华尔街对冲基金做量化交易」这一观点?

关注者
5,247
被浏览
3,817,187

210 个回答

我是陈立杰,我要成为理论计算机科学家!

----------------------------补充分割线-----------------------------

我以为这是一个冷门答案呢,没想到这么多人赞啊,我把他的视频搬上来吧,大家一睹清华姚班同学的风采。(10秒小迷妹出现,2分27秒大神亮相)

/video/1054696642346889216

继续浏览内容
亚搏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

看到亚搏不停给我推送这个问题,又看了各位的回答,还是来说两句吧。

我读书那个年代还没有姚班,基本上数学系物理系都有一半以上是奥赛冬令营保送,包括几个国际金牌得主。很多人在大一入学前就已经在冬令营和国家集训队认识了。虽然来之前每个人都是各个省份的前几名,进来以后,基本上都认为自己是学渣了。跟大神们比是毫无悬念的被碾压。大学四年也基本上是怀着对大神的敬畏之情过来的,同时也寄希翼于自己能够在平时和大神们一起打星际打魔兽踢球的同时, 通过努力混个中等成绩,不至于被大神抛下太远。

现在已经毕业这么多年了,说一下当年的同学们的去向吧。 首先说几位金牌大哥,有的已经成为学术界世界顶尖的top小圈子里的人物,经常在资讯里被报道, 名字就不在这里提了。也有金牌大哥成为奥赛培训领域里的著名讲师,赚的应该不比前面的答主吹嘘的数字少。其他几位上届下届的师兄师弟里面的金牌,大多数还是在学术界的。只听说过一个比较年轻的金牌师弟在美国亚搏下载 客户端进入了某对冲基金,后来回国了,也上过资讯,名字也不提了。

其他的同学,感觉大多数还是在学术届里的比较多,最近这些年国家对海归人才政策优惠越来越好,有很多同学近些年开始回国拿青千成为教授和学术带头人,真正的在带团队做实事。那些没有回国的同学也很多都是多篇CNS文章在手,还在观望中。

搞金融的粗略估算大概有三分之一的比例吧。而且不是所有的搞金融的都是去的私募。有很多成为了分析师,现在也基本上都有了些名气,动不动上个资讯上个电视。还有一些是去了公募。最近几年融到资创业的也有一些,分布在各个领域。 还有师妹写科幻小说写出名了的(名字都不提,了解的都知道我说的是谁)。至于在私募里面工作的,其实并不多。就我所知道从事一般所谓的狭义“量化交易”的应该超不过十位,而且除了两个在华尔街高盛的之外,其他的大多数是在国内。

至于收入的数字,我在这里不敢妄议。因为在同学群里,大家也从来没有欲望讨论谁赚了多少钱。在同学群里,除了八卦和荤段子以外,最容易成为话题的,主要还是取得突出成就的同学。比如谁证明了什么数学难题,谁上了资讯,谁发了一篇nature,谁西装革履去哪做了个重要学术报告。金融圈的同学则是谁升了什么职,谁上了电视,谁融到资成为了ceo等等。

前面一些答主也提到了价值观的问题,有人diss互联网有人diss量化交易等等。其实价值观这个东西不好评判好坏对错。 我也不好评论,作为一个从类似于姚班的环境里出来的学渣,只是说一下我自己的内心感受。这个感受要分为两个范围,一个是在同学当中,另外一个是在亲友当中。

在同学当中,其实还是比较崇拜能够一直搞学术并且真正取得成就的人。这些人确实是真正的为人类科学的进步做出了贡献,也是我这样的从小喜欢物理的人从小的梦想。大家作为从中国top的物理系出来的学生,内心其实都有那么一点情结,有那么一些家国情怀,想成为一个像爱因斯坦,钱学森,邓稼先等等这样的大师,要么为人类科学做出里程碑一样的贡献,要么为国家为民族复兴添砖加瓦。只是后来迫于现实,迫于经济压力,很多同学去搞了金融,但是内心的心结依然还在。看到自己的同学仍然坚持在学术界并且取得了成就,内心是真心很羡慕的,并且有些遗憾自己没有那个坚持下来的勇气。而自己贪图私募那点工资,200k,500k,1000k又怎样,和这些同学比起来,实在是羞于相提并论。

而在亲友当中,不得不承认中国现在的世俗主流价值观仍然是比较物质的。不过比较有意思的是,老家的亲戚朋友,包括父母,都是只知道读书出人头地,以后去北京,去个像中科院那样的听起来很高大上的地方,以为去了那样的地方就可以在北京买车买房了,这也是很尴尬的。而当听说我去了国外的一个xxx基金的时候,都皱起了眉头,因为根本没听说过,根本不知道是干什么的。再多问几句,得知我是炒期货的,就更皱起了眉头了。因为老百姓都是从资讯里听说炒期货亏的倾家荡产跳楼自杀。。。。。。谈话往往这个时候就尴尬的中止然后转到别的话题了。

要说赚钱,也就是拿点工资拿点奖金,没有某些答主说的那么夸张。论钱数,也没有老家初中同学放高利贷开洗脚城赚得多,也不值得拿出来一提。

比较正面的说法就是不靠父母买了房买了车娶了漂亮媳妇生了娃,过上了中产的生活而已。搞金融上班的压力比搞学术小的多,业余时间有一些爱好一些副业,也可以做的很有起色,有时候沾同学的光也能上个资讯刷个存在感。也就这样了。不过对于我的小孩,我是想以后如果她也想像当年的我一样想当一个科学家,那么我绝对不能让她因为物质条件匮乏而被迫去做金融,而是让她无忧无虑的,毫无压力的搞学术。每当想到这的时候,又充满了动力工作。

当然,在国外这么多年,爱国之心也越来越深切。当初离开祖国是为了混点资历赚点钱。现在这么多年过去了,为国效力的心结依然还在。如果祖国给机会,我还是非常愿意回国效力建设祖国的。

说了这么多,都是肺腑之言。我就不参加口水仗了。没有欲望也没有心情diss这个diss那个或者报数字攀比薪水。 跟大神比大家都是loser!!!

继续浏览内容
亚搏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

作为姚班为数不多的从事量化交易行业的来回答一发吧。

首先问题本身的描述肯定是错误的,如果大家定义“姚班最好的学生”为本科GPA前10%或者本科就在学术会议或者学术期刊上发表过论文的话,那基本上“姚班最好的学生”80%以上会去当faculty做学术,剩下20%的学生可能会去各种tech企业做research scientist。更何况姚班历届本身从事量化交易行业的人可能两只手就数的过来,这个“都”字更是无稽之谈。

另外高赞禁评的回答真是不忍直视,啥时候拿自己的想法去恶意judge别人都可以这么理直气壮了?说实话,无论是5年前在硅谷找创业企业当developer,还是现在去各大厂当research scientist,哪个收入的sharpe比当quant低了?为了10万刀短视亏你真的想得出来...不管是学校还是院里这些年虽然主旋律还是倡导学术,但也鼓励多元发展,怎么到你这儿就强行把上街的都diss一番呢?

每个人对于实现自己的个人价值都有自己不同的定义,找到一个合适的行业发挥自己的智力和潜能,又能运用多年所学的统计和CS等常识,还能有不错的经济回报,我不认为这就没有实现我的个人价值。你所谓的stretching the limits of human civilization,实现个人的自我价值,即使是在姚班,又有多少人能做到呢?




*

更新一下,之前对高票答案不满纯粹是因为感觉自己莫名其妙被代表了,外加其语气和用词都很不友善。至于二级市场有没有正外部性是老生常谈的话题了,也算是比较有争议。亚搏上也有很多相关的回答,这里就不再讨论细节了。只不过这些问题完全可以合理地讨论,而不是急着给别人扣帽子。

另外看到高票答案的更新,多半也是从事过这一行的。再看看这个问题下唱衰量化的回答者的个人信息也都是清一色的量化行业从业者,可能职业道路的选择也是个围城吧。大家只看到互联网和学术科研在改变世界,看到他们表面的光鲜和优渥的收入,而看不到现在已经白热化的竞争或是可能遇到的各种政治斗争。

继续浏览内容
亚搏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

因为我不是”最优秀”的姚班学生,出国读了一年半的授课硕士,找了D E Shaw的暑期实习。不管是去谷歌,脸书大企业做SDE还是去华尔街做Quant,本质上都是给人打工没什么高下之分。要论高那还是搞学术和创业的同学高。

继续浏览内容
亚搏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

pony.ai - 楼天城

face++ - 印奇, 杨沐, 唐文斌

momenta - 曹旭东

小鹏汽车 - 何涛

禾赛科技 - 李一帆

深鉴科技 - 单羿,姚颂

商汤科技 - 徐持衡,杨帆

etc

继续浏览内容
亚搏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

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多人对这个问题这么认真啊?

这个问题是题主自己yy出来的,

看看题主 @姚班宇宙第一 提过的这些问题,就知道他是个什么水平了的人了,也知道这个问题多么无聊了……

更新题主的提问:

原提问截图————————————————————

继续浏览内容
亚搏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

应届毕业生千万别去私募。

毕业就去私募会让自己未来的路越来越窄,做得好的还可以转其他行业和岗位,做得不好的基本以后就无路可走了,其他私募不要,券商不要,公募不要,互联网不要,以后去哪?而做得不好的是恰恰大多数。特别是一些博士们,都30好几了,本来就比硕士毕业晚几年,又耽搁好几年,年纪越大会越难找工作,因为初级职位别人嫌你年纪大,中高级职位自己能力又不够。就算在私募收入勉强还过得去,有个大几十万,量化交易也是不能做一辈子的,市场永远是越来越有效的,这也就意味着行业长期一定是走下坡路的,一旦自己年纪大了,交易又没让自己财务自由,自己还能做什么?

私募机会成本太高。去了私募意味着自己资源为零,业务能力为零,视野为零,背景为零。而金融行业最重要的三个东西是:平台、资源、业务。除非能一波财务自由,否则根本不值得。但是事实上大部分人是无法财务自由的,甚至很多人是根本赚不到钱的。

别听私募老板们忽悠说什么一年几百万收入,一千个人里都出不了一个,而且现在的行情很多小私募的老板都不一定有几百万收入。至于说什么15年百万收入的就更扯了,这就跟说2000年买房一样,毫无意义。而且15年哪里是赚百万的时代,明明是捡钱的时代,会做高频的都知道,轻松上十亿,但是这种时代以后都不会再有了。

——————

根据评论区整理补充几点QA,希翼有帮助

Q:做量化有没有赚钱的?

A:有的,我本人就是做高频交易的,但是我从不招人。对于应届毕业生来说,不说赚几千万上亿,就是一年能赚几百万干个几年也未尝不可,但是放在15年或许还有可能,对现在的应届生来说真的太难了。


Q:能力不够去哪里都不会成功?能力强去哪里都会成功?

A:这是大家在学生时代都会有的错误想法(包括我),过于强调个人能力,而事实上时代机遇>平台>个人能力(说平台比个人能力重要在校生可能会觉得不理解,关键点在于能力不仅仅限于常识和学习能力,而好的平台很多时候对个人综合能力会有很大幅度的提高)。所以能力不足的人去私募会比去其他地方惨很多,因为本来就没有能力,现在连平台、资源、业务、视野全都丢掉的话,以后怎么办?对于能力强的人来说,反而可能有一线生机,但是这和机遇也是有很大关系的,不是每个能力强的人都可以扭转乾坤的。像我本人就是千军万马中存活下来的那个,但是客观的说再晚两年入行或者退回到过去再来一次我也不知道我能不能走得出来。


Q:现在在读博,以后不想搞科研,对量化特别感兴趣想转行,应该怎么选?

A:如果学术能力非常强,毕业两年之内可以拿到C9的正教授,就忍一忍先拿到教授,之后再选择。如果学术能力一般,就去大券商或者大公募,或者大的互联网企业。对于应届毕业生来说,平台是第一位的,之后无论怎么选至少不至于把路走死。


Q:公募券商水平不行,不想去怎么办?

A:水平高的私募根本没可能进,各种拿奖的私募水平其实都不是顶尖的,谁很赚钱还会在外面招摇过市?都恨不得把自己藏起来。而且现在的行情如果大券商公募有坑赶紧占着,就别挑三拣四了,能不能进都两说。大券商公募出来的以后想去普通私募分分钟,普通私募的想去券商公募就太难了,该怎么选一目了然吧。

继续浏览内容
亚搏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

我哪知道如何看待一个明显错误的命题……


读到这个问题的感觉就是:“如何看待皇帝家的锄头都是金的?”

大佬1:“因为金的锄头真的好用。有一次我把自己的锄头镀了金,一下子效率提升了20倍……”

大佬2:“@大佬1,呵呵, 铁的锄头也能有这个效率,看来您是真的不懂……”

路人3:“悲痛,最优秀的人也只知道用锄头耕地而不知道去研制拖拉机,研制拖拉机的都吃不上饭,真是社会的悲哀……”


个人看法但不接受反驳:既然都跑去工业界了……哪个敢自称属于姚班最好的学生?或者说去华尔街那一刻起就不可能是了。

继续浏览内容
亚搏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

只能说明华尔街对冲基金给的钱多。

注:国内的学生们千万别看到华尔街对冲基金给的钱多就跑去做量化,国内国外是两码事,楼上思勰的老板都告诉你了,他们给不起中国互联网开的工资。

继续浏览内容
亚搏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

亚搏体育苹果下载一篇故事,仔细看一看同为国内高等学府,全中国最拔尖创新计算机科学的人才。北大的张新未做了什么?姚班创立的初忠是什么?

题图:左图来自影片《大空头》,右图为张老师和自家娃。

编辑:张新未,一土“数学俱乐部”的任课老师。北京大学数学系本硕博连读,博士毕业后在芝加哥,纽约等知名对冲基金从事金融量化模型和交易工作。(以下文章来自张老师日记)


我,张新未,出生在江西一个四线小城市。父母在一个国有印染厂工作,初中学问,给我起名字是觉得我是家庭中新的未来,另外也是觉得我的出生让他们很欣慰吧。

如果,他们知道我后来通过数学竞赛进入国家集训队,顺利读到北大数学博士,而后在华尔街从事金融量化交易,他们可能真的会觉得欣慰。不过,对于这个儿子选择跨行跨国跨收入水平,前半生归零做起了小学教育,在三十多岁再一次面对“新(的)未(来)”,估计是他们当初怎么也没能想到的吧?

温 暖

小时候的生活,不富裕但真幸福。父母在三班倒的年代楞是挤出了很多时间来陪伴我。我父亲常常骑车带我去买菜,有意无意的让我帮着给家里吃什么做做规划。路上是最开心的,他会带我探索不同的回家的路,走田间小路最有意思了。

他经常说条条大路通我家,大方向对了就行,我的空间感大概就是这么建立起来的。骑骑停停,夏天有时候抓抓蝉,顺带给我讲讲蝉的一生是什么样的,发声器在哪里;冬天水稻田间砸一块薄薄的冰,用水稻杆吹出一个小洞,然后再用水稻杆穿过冰块,打个结带着冰块回家给母亲炫耀。

▲ Photo by Krishna Kant on Unsplash.

母亲再忙,就是上夜班,都会清晨请假回家给我做好带有一个鸡蛋的早饭,直到现在都会坚持我吃一个鸡蛋再出门上班。冬日的周末,她坐在太阳下织毛衣,我端个小座椅坐她边上写作业,偶尔让我帮忙缠毛线球球,教教我怎么织毛衣的,好神奇,一根线可以变成衣服。

家庭给小孩的温暖点滴,是一生的宝贵财富,不管外界风风雨雨,我内心觉得很安全。

启 蒙

父亲爱看书,家里有个五斗柜,他的书都摆在上面。一个下午,我爬到柜子的顶上好奇书里面都写的什么。我翻出了可能是影响人生轨迹的一套自然科学丛书 — 《动脑筋爷爷》,我好喜欢工程器械那一本,蹲在柜顶看了整整一个下午。

母亲敏感地发现了我的兴趣,那时候家附近正好在修路,第二天我父亲带着我在工地看了一下午的挖掘机,清楚地记得他给我讲液压装置。接下来的周末,家里又多了一套《小学生十万个为什么》,这套书我后来上厕所都抱着。

▲ 童年的启蒙书。

有意无意的,父亲会给我说,你看啊,推土机,挖掘机啊,厂里的染布的机器,天体运行的规律都是数学的应用。在帮家里干活的时候也能体会到数学在生活中的应用。

小学四年级搬新家,阳台上要装老式的晾衣架,左右两边要用铁丝拉起来,父亲让我计算要用多长的铁丝,这也是我第一次接触勾股定理!竟然还有这么有意思、简洁美丽的规律存在。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常识应用带来的成就感。

还有一件事情让我印象深刻。小学时数学老师会布置一些附加题,我从来不愿意做,因为不是必须做的,又很难。一次,父亲说咱们做做看呗,一起做,应该挺有意思的,大概是这类题目。


▲ 图片来自网络。

他跟我说:“做题目的时候我是你朋友,其它时候我是爸爸”。现在回忆起来,我很感激他的话,当时的自己虽然小,却是被完全敬重的。

第二天早上,我想出来了,激动地给他讲了思路。克服了困难原来是这么的开心啊!从此我一发不可收拾,所有的题目,都被我盯上,今天想不出,明天想,明天想不出,后天再来……

足够的敬重,对好奇心的激发和保护,并站在小孩的角度一起思考问题,虽然父母学问层次不高,但他们做得优秀!

奔 跑

五年级,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老师让我参加华罗庚数学比赛,我得了全市第三名。我的舅舅是一名中学数学老师,他认为孺子可教,开始刻意培养我了。

小学毕业的暑假,我把初中数学学完了,初中二年级我把高中数学学完了。初三开始参加高中的数学比赛,高三那年的比赛我拿到了江西省的第一名,后来进入了国家集训队,见到了真正的数学大师。再之后,我进入北京大学数学系继续数学学习,才有幸瞥见现代数学的惊鸿一角。

本科毕业以后,基于我小时候对工程器械的着迷,我选择了计算数学作为我的博士专业,这个专业是偏应用的,例如空气动力学,流体力学,高分子动力学等,可以应用在制造大飞机,火箭,潜艇等高科技行业。

临近博士毕业,我发现数学在金融领域也有极大的应用。博士毕业后美国亚搏下载 客户端的一家对冲基金给我发了 offer,做金融量化建模和交易,何不一试?

这一试就是十年,2007 年北京下大雪的深夜里,拖着熬了两夜的疲惫身体回家;2009 年芝加哥的冬天顶着狂风,走一步退三步赶到企业上班;2014 年圣诞节路过五大道精美的橱窗确无心欣赏,跑去企业扫雷。

当生活的一切都开始像例行公事时,2015 年,时代广场地铁站的诗把我揍醒了:

Overslept. 睡过头了?

So tired. 身心俱疲?

If late, 又要迟到了?

Get fired. 快被解雇了?

Why bother? 为什么烦恼?

Why the pain? 为什么痛苦?

Just go home. 干脆回家吧,

Do it again. 重新再来。


作为一个二级市场交易员,也许我让金融市场更有效了,也许我让资金到达了更需要的地方,但我深深的怀疑,我工作的意义是什么?带来了什么社会价值?什么事情才是更值得做的?要不去硅谷?要不去做公益?想不明白,也不敢改变。

手头事情轻车熟路,做得也很不错,折腾个啥?我慢慢又睡过去了,刻意回避不再思考。

转 身

2016 年万圣节,西奈山医院,我成了父亲。他那么小,那么脆弱,没牙的嘴笑起来那么无辜的样子,漫长的未知岁月在他的前方。

我要做一个什么样的父亲?心底的问题又躁动了起来,是什么让一个人成为“人”?How many roads must a man walk down, before you call him a man?(一个男人要走多少路才能称为一个人)我决定彻底停下认真思考。

和很多朋友聊过,看了很多书,得到的答案是 — 给予,把自己所学,解决问题的方法教给更多的人。恒予是我娃子的名字,“恒”是做把事做成的基本素养,“予”是获得幸福的最短路径。

我希翼他按照自己的方式过幸福的一生,全世界有 20 亿小朋友,中国有 2 亿小朋友还有很长很长的人生要走,我希翼他们都能够按照自己的方式度过幸福的一生。

教育,只有正确的教育才能给他们装上幸福的翅膀,以及渡过难关的能力。我想做教育。

最纠结的时候,我的夫人给了我最大的支撑和勇气,她说:“放手去做吧,你合适的,加油,这个事情有意义。家里事和小孩儿你不用担心,我的工作你也不用担心,我有办法!”夫人排除我一切后顾之忧,谢谢你!

2017 年我只身回国开始追求我新的梦想。2018 年,夫人携娃子也回到国内,去到上海。

非常幸运的是,一回国我了解和接触到一土学校,“内心充盈,爱己及人,乐天行动,创造奇迹”,这不正是每个人都应该具备的素养吗?我想给这个平台贡献自己一份力量。

今年 10 月份,我如愿变成了一土的志愿者,和学校的老师们一起,开发数学思维课程,希翼能让小朋友感受到思考的乐趣和数学的力量。

继续浏览内容
亚搏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

作为既在顶尖互联网企业呆过,也在顶级prop trading firm呆过的,先匿了怕被认出来。

不太明白为什么这里这么多人diss量化吹捧互联网。一个是赚机构进出场的零头,一个是割用户的韭菜,真的就一个比另外一个更高尚吗。

互联网所谓的改变改变世界,不过是绞尽脑汁优化算法来给用户推荐更多的垃圾内容,让用户本应工作学习创造价值的时间,用来深陷手机不能自拔。这些企业则把这些注意力转化成真金白银,自己赚的盆满钵满,还转过头来称之为改变世界。真想方便用户改变世界,你们先把自己的广告去了试试?

就个人发展来看,就算硅谷FLAG这种企业的SWE,每天主要的工作也不过是想法设法去创造一些根本不需要的项目,编造自己都不信的鬼话去过design review,然后草草做出来来升职加薪 (不信去看看GOOGLE地图几个月前的升级,注意时间点,微笑)。即便是manager,每天也是在思考如何索要更多的headcount,招更多的人扩大自己的team,哪怕自己根本没有项目来给他们做。于是自动回到本段1,毅种循环,直接把纳斯达克顶上了8000点。


真正在改变世界的,是那些扑在载人航天、生物制药、可控核聚变等第一线的科研工编辑,虽然他们在贵乎习惯性被劝退被diss,但是这才是人类的希翼,向他们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而金融和IT这些繁华社会里出现的蛀虫,都没有为社会贡献,还在这里菜鸡互啄,再一起劝退diss真正为社会做贡献的人?你们配吗

继续浏览内容
亚搏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

好吧,就以我老公来讲,他本科top2数学系学堂班,知名Ivy league 数学系PHD。 PHD 无非就是有2个出路。一个是继续搞学术,以后当教授。要么就是转业届,去投行或者Hedge fund. 他们系里最最聪明的人基本都继续搞学术了。。。去hf 的大部分都是非常聪明但没有那么那么聪明的人。。毕竟这种自然学科的教职位置少,而且很难出成果。。尤其是数学系。所以如果没有信心当业界大佬的话还不如去金融界圈钱。 现在投行大概一年$20w , 小hf 一年30w, 顶级的hf$40w 左右。这薪资还是第一年的。。。 3年后投行可能还是差不多工资,但hf的奖金就是无底洞了。。 所以在金钱的诱惑下权衡利弊很多这些聪明的人还是会选择金融界的。。

我老公说其实做学术比工作还要累,做不出东西的时候非常费神。。。而且也超级难。。 工作的话其实相对学术轻松很多,毕竟金融那些东西再难也就那样了。。。谁不想让生活轻松点呀!!

至于姚班。。我不太了解计算机和数学职业发展上差别大不大,毕竟计算机系当faculty没有数学系那么苦b, 而且互联网给的pay也很高。。据我所知互联网大厂给计算机phd也是30w的package。其实去hf的还是学统计,运筹和数学的多点,毕竟这是对于这些系的同学最好的出路。。。

继续浏览内容
亚搏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

有些互联网以外行业的看官,只看到互联网一年几十万的package,看不到后面的996; 只看到一年百分之十的薪资涨幅,看不到几年都通不过的答辩考核,可气的是你还觉得考核你的都是lj,只是比你早来两年; 只看到成功的团队一年十个月的年终奖,看不到一个失败项目背后杀死了程序员多少年的生命。

你以为程序员是在改变世界,其实只是在花费自己的生命来验证一个个产品经理的决策,你以为程序员是在用代码挥斥方遒指点江山,其实只是在修修补补,解决一些无关紧要的bug,调调这个边框粗几个px用户看起来是不是更舒服,APP颜色怎么随手机壳颜色变化,这个开源内核怎么改改搞到大家程序里。

假如领导和产品经理比较蠢,程序员起码一年的生命就被浪费了,注意这是996的生命,不是朝九晚五的生命; 假如这个项目还算成功(诸君看看百度亚搏下载 客户端,支付宝,各种APP里面你有多少没用过的功能,这都是领导做了决策,然后产品经理画图,画了图催促程序员赶紧用生命实现的),我说假如项目还算成功,像某些手游,您猜怎么着?又多了几个小学生玩你做的游戏!多亏了你推荐算法做的广告,用户被坑的概率更高了!


都是用生命验证决策,何不验证自己的,非要去验证产品经理的呢?

什么,您说赚二级市场的钱不如赚小学生的钱高贵,是男人就要改变行业干掉苹果?Sorry, we haven’t had that spirit since 四万亿,毕竟还得贷几十年款买房生孩子呢。


当然姚班的同学和大家这种计算机底层民工不可相提并论,只是看某些人的回答实在不忍直视,都是吃口饭,你为什么老盯着别人锅里的,四处打听别人锅里煮的什么,回来告诉大家,别人锅里的就是好吃,我听说了。

继续浏览内容
亚搏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

看了下其他关于量化行业的回答和评论,有明显的两类人态度分别在两个极端:

第一种是高频出身的人,他们只从高频的角度去看待整个行业,动不动就竞争激烈你死我活、夕阳产业之类的观点,心态非常悲观,而实际低频竞争并没有高频那么激烈

第二种是低频出身的人,以顶级基金中少数顶尖的人来看待问题,动不动就年薪百万、稳定二十收益之类的观点,心态非常乐观,却忽略了占大多数的亏钱基金

这两类人的观点本质上都是以偏概全

继续浏览内容
亚搏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
这不是挺正常的一件事吗。如果把世界上高利润的工作分为两类,一类是创造价值的工作(比如发明技术、医药),一类是分配价值的工作(比如政治、金融),那么我国历史上最精英的人从来都是去从事第二类工作的。君不见天子门生尝百草,不见进士秀才精农事,甚至连做生意也长期以来不受重视。

这是学问的原因。一方面大家国家上千年以来推崇的儒家学问在生产上是无用的,唯一有用的是制定社会规范以巩固统治。最聪明最勤奋的人都由此被吸引进统治集团,即使什么事情也不用做就能轻易瓜分民脂民膏,进行财富的分配。虽然做再分配的工作也不是那么容易,但长期以来,这种观念深入人心,所以直到今天如果有机会的话,绝大部分的人仍旧愿意挤破头去当公务员、去搞金融、法律,而不屑于去搞发明,去做日本那样精于一个行业的匠人。

另一方面的原因和我国具体国情有关。你可能会问,那么多赚钱的工作,为什么清华学子偏偏选择了金融?和大家学问类似,同文同种的台湾人,最优秀的一群在美国亚搏下载 客户端一般是学习法律、医学,日本人则热衷于学工程、医学,甚至就是饱受金融熏陶的香港人,似乎也没有国内精英这么热衷于学金融(香港人喜欢学医)。我曾经很认真思考过这个问题,这当然部分和他们的能力达不到顶级金融类工作有关系,但我认为和社会制度的关系更大。在台湾、香港,做医生并不会比金融的工资低很多(甚至更高),如果你成为了某个领域的专家,收入更是完全不低于那些基金经理,且做医生享有更高的社会荣誉感、更多的人生价值感,收入也更平稳。而反观国内,医生不仅收入远低于金融类,且医闹问题严重,连最起码的荣誉感也保不住。在金钱和权力面前,医生就和教授一样,是卑微的服务者,而不是高尚的救命者。这一点加上前一点,也就无怪精英们要削尖脑袋去拥抱金融和权力了。

至于这样的结果是什么,各位也不必悲观。自古以来,精英越是被吸引进统治阶级,统治越稳固,反倒是元代这样即使武力超群却自废吸纳常识精英管道的朝代,百十年而亡。所以清华的同学们去金融、拿超高薪,恰恰就像科举“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的榜样示范作用一样,激励着后生们把躁动不安的力量投入学习、考试、面试的过程中,这样势必大部分人的精力都被消磨、耗费,最后失败的那部分人只好承认自己是卢瑟的现实,也就不再有心力去改变什么。成功的那部分人会继续激励后来者,且自我巩固他们的成功经验。久而久之整个社会都会崇尚这种成功模式,就像古代科举那样,即使做的事情毫无意义也无妨,至少可以名利双收,锦衣玉食地过完这一生,一个超稳态结构又重新形成。

在我看来这没什么不好。
继续浏览内容
亚搏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